遇见你们是奇迹♡
写同人,也写原创

【妖怪小镇】遇妖

八岁时,算命的说我有遇妖体质,叫我以晨昏为界,入夜少出门。


十八岁,我又遇见他,还是一身灰蒙行头,颈侧至腰间围着算盘珠子串,额头一道月亮疤,见了我,沉顿片刻,拉住我手徐徐道:


“少年,可要当心,你有遇妖体质,需以晨昏……”


又想拿这套说辞糊弄我,我无奈,盯着他十年未变的脸说:


“你们妖怪,都这么健忘的吗?”


百妖缘结

 

我生于乡下小镇,这里的人们过着不富裕也不清苦,风平浪静的生活。


长空和野草地,街巷邻里的游...

2020年终总结

年末了再来写一个年终总结。


去年在总结里说想要尝试写短篇,写原创,今年也算做到了,一直在写短篇,同人也有原创也有。数了下共写了27篇,13万字,后半年可以说专注于原创,也参加了不少lof的活动,幸运和开心的是原创得到了一些肯定,也收获了愿意看我原创的读者们。


最开始发布原创短篇的时候十几热度就很欣慰,因为自知是原创,一个陌生的故事,陌生的背景(还有一个陌生的作者,咳),有人愿意静下心把故事看完就很难得了,大概就是单机+偶尔收到评论惊喜升天的状态,后来多了一些同人的小伙伴会给我留言,到现在有了喜欢我的原创的读者,会有评论以及对文章的讨论,这对一个写手来说是最幸...

《彗星病毒》有幸入围悬疑赛道了!感谢大家!投票有机会抽取官方奖励,每天可投三票,如果喜欢的话可以给我投投票呀(◍′˘‵◍)鞠躬!

LOFTER图书管理员:

LOFTER大学生短篇征文大赛 决赛投票开始啦!

诚邀喜欢看小说的你来做评委,戳我参与投票٩(๑>◡<๑)۶

参与投票,即有机会赢取kindle,千元现金等丰厚奖励哦~


具体规则如下:

投票时间:2020年12月7日12:00-12月25日18:00

投票规则:用户可根据自己意愿投出已获得选票,每天可投票数量、活动赛道、作品数量,以及单部作品可投票数量,不设限。

如何获取票...

三瓣橘子

——我可以常常说出再见,但永远无法真的告别什么。


我手里原本有三瓣橘子,现在缺失了两瓣,剩下这瓣托在手里凝视许久,迟迟不肯入口。等到橘子的外皮变硬,内里水分流失,干巴巴像一艘皱掉的烂船,才不情愿地松动手指。不是扔到垃圾桶,而是让它掉落进口袋里。


这些年来,我看着我的朋友们一个个消失在不同场景,有的身影还停留在青涩校园第七级台阶,有的消失在某个夜晚极其普通的临别。


好像疏远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没有矛盾,没有原因,只是因为去了不同的地方,看见的不再是同一片风景,原本并行的火车就错开了轨,连再见也来不及说出口。


随着离开的人越来越...

【原创】窥屏作家

老天爷,求求你了,别再让我看见那个傻逼写的东西了。


你能想象半夜十二点,无论睁眼闭眼,眼前全都是一行一行的糟糕文笔组成的小说是怎样的地狱级体验吗?


薛漠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干了什么穷凶极恶的事情,这辈子才会让他从五年级起,就看见那些莫名其妙的文字。


就好像你的眼睛是某个人的打字屏,你能看见远在天边的那个人,不,那个傻逼打出来的任何一个字。简单来说,自己就像身不由己在窥视别人的屏幕。


如今十八岁了,刚刚结束高考,本该是最放纵快乐的时期,结果三天了,整整三天——以前每天只出现一两个小时的文字现在全天几乎不停歇在他眼前增长,甚至...

【原创】彗星病毒

那是一只干瘦的狮子,它在所有观众惊恐的注视下,张开血盆大口扑向面前手持鞭子的人。


瞬间,执鞭人被扑倒,刺耳的尖叫。


画面迅速被切换到主持人的脸:“伤人的狮子发狂当日便被击毙,遗憾的是,该男子受伤过重不幸离世,在此提醒各位市民……”


沈石将手中啤酒放下,看了看身边的方哲,后者正凝神思考着什么。


“马戏团很久没出现过这么严重的伤人事件了吧?”


“确实。”沈石叹气,“最近很不太平啊,狮子伤人,还有频频出现的杀人案,不仅是动物暴走,很多人也变得不太正常。自从那颗彗星来了之后就没好事,早知道不听新闻的还熬夜看彗星许...

【本草之灵】害羞的小浮灵

“他这么害羞……打一拳能哭好久吧?”新来的药师问。


其实他不过是开句玩笑,缩在角落的小药灵却眉眼一耷,委屈地哭了。


“哎呀别哭啊,我就是开个玩……”话音未落,原本晴朗的天忽然大变,阴云遮住天空,雨毫无预兆落下。


药师惊讶,再一看,刚刚还委屈巴巴的小药灵,此时双眸半阖,眼角湿润,蜷着身体漂浮在空中,他的姿态放松而圣洁,如未出世的婴儿。


“这小家伙会唤雨?”


小药灵的身体正在渐渐变得透明,少女上前轻拍他的背:“他一害羞委屈就会哭,一哭就下雨,是个很善良的孩子。”


“灵不可貌相啊……”药师惊叹,而后看向少女的目光多了一丝艳羡,“恭喜,又得一员大将。”


药师除...

【原创】三千江湖

——我未曾见过像他那般的少年人,洒脱到可以不在乎生死,不在乎任何东西,比火还炙热的生命。


1.


他又来屋中,照例是讨一把趁手的剑。


飞雪随将关的门飘入房内,冷风肃杀,窗外一片白茫。细看去,他肩头也落了不少雪块,青衫半湿。


弟弟见他来,语气轻快:“度大侠,来得正巧。前阵子刚铸了一把好剑,我领你去看。”


我轻咳一声,想来这月又无闲余能多买几串西街的糖葫芦了。


俗说一山二虎,二虎不相容。而他素来与我的银子势不两立。


他来,我的宝贝银子走。


江湖是什么?有人艳...

他的相机和猫

小男孩背着书包蹲在路边台阶,身旁立着一只花猫。正值黄昏与夜的交界,天空呈现一种奇妙的紫色,细薄的雨下个不停。


一人一猫,就这么淋着小雨并肩望着对面的高楼,背后是一排种得规整的大树。


寂静流淌到了某个时刻,然后小男孩拿起脖子上挂的单反,按下湿漉的拍摄键。


啪叽。

----------------------------------

第一次产生想要一个相机的想法,是在王安七岁的时候。


一个不同寻常的下午,临近五点,明明应该还昏白的天,却翻江倒海似的下起暴雨,世界的底色变为一种斑驳老旧的黄,像定格在上个年代的相片。...


【原创】巫师和海妖

在一个遥远的海岛小国,流传着许多骇人听闻的传说。


妹惑人心的海妖,巨型克苏鲁,神鸟之女。


其中最出名的传说是xie恶巫师。


“巫师已经存在了很多很多年,他们就藏在城市之中,有着和我们一样的脸,但他们是xie恶的巫师!”


“巫师拥有强大的力量,能够吸入人的灵魂,把人作为养分锁在他们的梦中。吃得人越多他们就越强大。”


“所以记得,不要和陌生人说太多的话,尤其是话术高明让你忍不住卸下防心的人。那种人很可能就是躲在城市里的巫师,你的防备心一卸下去,他们就要下手了。”


风雨连绵的夜,木屋亮着一盏油...

1 / 12

© 灯草 | Powered by LOFTER